大四学生被通知不能毕业,状告教育局被怒怼:

大四学生被通知不能毕业,状告教育局被怒怼:

时间:2020-03-24 05:21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“等会点名帮我答下道呗,我就不去了,困死了。”嘿,朋友,还在做白日梦吗,以后这样的日子不可能出现了。

就在前两天,教育局就出台了新规,针对大学生的慵懒生活作风: “要让大学生毕业和课程难度都难起来,不能以为进入大学就走进了安全箱,整天混日子就等领毕业证!” 这句话是教育局高教司的司长吴岩所说。他还补充道: “不好好学习的学生以后将毕不了业。”

除此之外,还透露出了一个消息: “大学教授或者副教授,如果超过3年不给本科生上课,将被取消教师职位。”

此话一出,瞬间登上热搜。在大学校园中,教授职称都是学校中的“宝贝”,通常情况下很少给本科生讲课,而把更多的精力留给研究生等,培养更高端的人才。然而如果这个政策可以实施起来的话,本科生的教学质量将会得到极大的提升,也不怕他们不来上课了。

大学生合理“增负”正在逐步形成趋势

自从去年“翟天临事件”后,2019级的大学毕业生就感受到了压力,无论是平时的期末考试论文也好,还是期末的毕业设计和论文,较往届都增加了很大的难道。比如论文查重不能高于15%,以及期末论文的字数都普遍增长到了5000-8000字,这让他们倍感压力,内心把翟某问候了无数遍。这,就打响了大学生增加学业难度的第一枪。

而教育部也下发了相关文件,要求各大高校都要审查教学课程,一些“水课”以及没什么实际用处的课程都要进行淘汰,要逐步打造“金牌”课程,多推出吸引学生兴趣,对学生有用的课程。

“玩命的中学,快乐的大学”红利正在消失

“你们现在拼命学,以后考上大学就可以好好玩了”、“你们现在不准偷偷谈恋爱,到大学就能光明正大地谈恋爱”云云,在争分夺秒的初高中生活中,我们总能听到各科老师这样说着,于是内心怀着这份“梦想”拼死拼活的学着。于是高考一结束,我们觉得从此“自由”了,也真真正正把老师口中的“自由”用到了大学生活中:睡大觉、帮答道、打游戏、谈恋爱……太多太多,大学让我们自由的同时,我们的学业似乎显得不那么重要,尽情享受着这份欢乐。

于是,毕业了,与舍友抱头大哭、与男女朋友分手,开始焦虑转战各大人才市场。但看到别人手上动辄“中央电视台实习”“人民日报发表过文章”“担当过某某国家领导翻译”的实习经历时,这时才发现自己简历一无是处,于是受尽冷落之后,灰心丧气。

这时才发现,大学是自由的,但是它好像又不是“自由”的。